<ins id="djzrp"><video id="djzrp"><menuitem id="djzrp"></menuitem></video></ins>
<ins id="djzrp"></ins>
<var id="djzrp"></var>
<var id="djzrp"><video id="djzrp"><thead id="djzrp"></thead></video></var><cite id="djzrp"><video id="djzrp"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djzrp"><strike id="djzrp"><thead id="djzrp"></thead></strike></var>
<cite id="djzrp"></cite>
<var id="djzrp"><video id="djzrp"></video></var><ins id="djzrp"><span id="djzrp"><var id="djzrp"></var></span></ins><var id="djzrp"></var>
<var id="djzrp"></var>
<cite id="djzrp"></cite>
<del id="djzrp"></del>
<cite id="djzrp"></cite><menuitem id="djzrp"><ruby id="djzrp"></ruby></menuitem>

邗江便民网

用户登录

首页

首页

资讯

查看

《儿母之恋》完整~全文免费阅读【纯纯欲动小说】

2020-03-28/ 邗江便民网/ 查看: 214/ 评论: 10

摘要▲最新小说【儿母之恋】别名《儿母之恋》最新章节_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,txt电子书免费下载,全章节小说?!?/div>
▲最新小说【儿母之恋】别名《儿母之恋》最新章节_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,txt电子书免费下载,全章节小说。

▲全章节小说【高清版+番外】【推文+百度云+无删减+限时免费+番外+】

微信搜索公众号【佩西阅读2】回复【 03 】抢先免费看正版内容喔!

▲凤凰网科技讯 北京时间3月28日消息,据路透社报道:

林夏结婚较早,现在儿子16岁,她才三十三,正是女人最好的年纪,成熟又姓感,大方又美丽。

林夏是个大美人,她的丈夫长得一般,她的儿子宋睿哲随她,是个大帅哥。林夏有着一个比较幸福的家庭。

丈夫能干多金,儿子俊帅聪明,是学校里的校园王子,风云人物。

宋睿哲很黏林夏,林夏一直以和儿子的关系融洽沾沾自喜。她觉得自己是最成功的女人了,因为她生命里最重要的两个男人,都乐于围在她的身边。

只是林夏不知道,宋睿哲看着她的目光,对她持有的心思,却是与一般儿子有很大区别的。

这夜,林夏刚刚睡下,朦胧中感觉有人在脱自己的内库,林夏嘤咛一声“讨厌”然后翻了个身,打算继续睡。这一刻,她也分不清,到底是自己在做梦,还是丈夫又不“规矩”了。但是她有些累,真的不想做。

但是那人的动作没有停顿,还有那么一点强硬。那人在黑暗中将她的身体弄正,然后贴了上来,压住了她。林夏感觉有一只手在自己身上不停的抚摸,渐渐游走到自己的下身,穿过丛林,来到了她的核心。

一只手指探进了她的荫道,林夏想出声,却被压下来的口唇被堵住了出口的话。

“嗯啊…”林夏申.吟出声“唔唔…”他吻得好深…两人的口水交杂在一起,吞不下的就流出了嘴角。

说实话,林夏在姓事上从来没试试这么激烈的。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老公怎么这么热情?

林夏双手搂上对方的腰,难耐的扭动起来。对方放开了她的口唇,林夏说道:“嗯,老公,你今天好热情呀,要是能天天都这样,就好了?!?

上面传来一声轻笑,那人没言语,只是继续向下啃咬着她的脖子,匈口,进而来到汝房的位置,一口含上了林夏的汝头,轻轻的扯了几下,接着用力的吸了起来。

林夏被弄得舒服极了,本来很是疲累的身体,现在变得精神百倍。

林夏主动的抚摸着身上人的身体,亲吻着他的手臂。

身上之人玩够了她的汝头,舌头再次向下,来到了她的荫户,将她的双腿拉开,压向她的两侧,身上之人的舌头抵上了她的花心,在那里舔了起来,还时不时的往里顶动着。

林夏被弄得申.吟连连?!斑腊 ““ ?,好舒服…”

林夏忍不住的喘息着。

身上之人掏出了粗大的禸.棒,代替舌头,在林夏的荫户那里摩擦了一阵,然后按住林夏的双腿,就进入了林夏的身体。

身上之人喘息一下,然后开始了疯狂的抽.插。

两人的申.吟声响彻室内,激情无限。

身上之人将林夏翻来覆去的干着,他的体力也很惊人。

林夏有生以来第一次,尝到了做.嗳的乐趣。

在睡过去的前一刻,林夏还在想着,老公这是怎么了?偷偷学习了房中之术?不然向来都只是草草了事的他,今天怎么会这么强?

这一夜激情,林夏很满意,睡着的时候,嘴角都是泛着笑意的??墒堑彼俅握隹劬Φ氖焙?,她就怎么也笑不出来了。

天已经亮了,林夏睁开眼睛,看了看旁边还在睡的男人,林夏眨了眨眼,又眨了眨眼,接着把眼睛闭上了。天呐,这一定是梦。一定是我还不骨睡醒,不然我怎么看到我的儿子正赤裸着躺在我的身边?

不对呀,这臭小子又要干嘛?整天做些离经叛道的事情。我得说说他。

于是林夏睁开眼,坐了起来,指着宋睿哲刚想发作,天呐!她竟然发现,不止是他赤裸着,而且她也一样的一丝不挂,这是怎么回事?林夏大脑当机了。

这时宋睿哲醒了,看着自己妈妈在那里呆愣着,不由笑了一声“妈,你怎么了?”

林夏郁闷“宋睿哲,你还问我?你倒是要问问你,你,我…我们怎么会…你别告诉我,你又整恶作剧了!这次这个也太恶劣了吧!你竟然,竟然…”

宋睿哲翻了个白眼“妈,有谁会对自己妈妈做这种恶作剧的?”

林夏怒了,给了宋睿哲脑袋一记暴栗?!澳愀宜登宄?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宋睿哲摸着发痛的脑袋,道:“昨天晚上,我们做.嗳了。就是这么回事?!?

“什么?”林夏嘴巴大张“宋睿哲,你再说一遍?我们怎么了?”

宋睿哲依然是平静的语调“妈,我们做.嗳了。你听清了吗?不然我再多说几遍?”

林夏伸手打住“宋睿哲,开玩笑也得有个限度。我,我昨天晚上,我明明是和…”

宋睿哲挑眉,恬.唇“妈,你昨天晚上明明和谁怎么样了?嗯?”

林夏脸色开始发白“不是…我…我明明和你爸…”

宋睿哲笑得更邪气了“和我爸?我爸昨天出差呀,你忘了吗?再说了,你和我爸做.嗳什么时候到过高.潮???你昨天晚上可是高.潮了四五次呢?!?

“你,你…这种话…”林夏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儿子。

“这种话怎么了?说几句这种话,你就受不了了?嗯?那这样呢?你是不是就得疯掉呀?”宋睿哲说着,就翻身压上了林夏赤裸的身体,和她之间不留一丝缝隙。

林夏吓得惊叫一声“宋睿哲,你快起来!”儿子那勃起的地方,正好压在了她的荫户处,弄得她一动也不敢动。

宋睿哲笑“呵呵,妈,你昨晚可是热情的很呢。来,我让你重温一下那种滋味吧?!彼底?,他就将已经勃起的禸.棒在林夏的荫户那里摩擦几下,没给林夏逃跑的机会,就死死的按着她的屁.股,插了进去。

“??!宋睿哲,出,出去…快出去呀!不行,不行呀,我是你妈,我们不能这样啊…别,别再动了…住,住手…不要…不要这样…”林夏的身体被宋睿哲干得颤动不止。

“呵呵,妈,说什么不要?嗯?你看你下面的霪水流的,真是太美了。我早就想这么干.你了。只有你一直觉得我只是太过于黏着你,其实,从我十二岁初潮开始,我每天都会幻想着和你做.嗳的方式来手霪。现在我终于进到你里面了,我好兴奋,好舒服啊…妈…”

“别,别叫我妈…我…放,放开我…睿哲…睿哲…呃啊啊啊…”“妈,你叫我的名字,我好高兴啊。我来让你更爽啊?!?

在林夏双目瞪大的同时,宋睿哲将林夏翻转,让她侧身而躺,他捞起林夏的一条大腿,以着这样的姿势,猛的进入了林夏的身体。

林夏想要挣扎,可宋睿哲没有给她机会。

一拨一拨的冲击,让林夏的声音都开始变得残破“不,不要了…放过我…睿哲,睿哲…饶了妈妈吧…呃啊啊啊…”“呵呵,还不行哦,妈,还不到时候,跟我一起,呵呵…妈,你感受到了吗?我在你的里面呀…你爽不爽呀?嗯?”宋睿哲的动作越来越快了。

“我,我受不了了…我受不了了…睿哲…快停下来…我,我要…我要…”此时林夏意识到自己要高.潮了,用力的推拒着宋睿哲。前一夜在朦胧中,她没有太多意识,以至于酿成了大错,现在清醒着,她怎么能和儿子一起攀上高峰?虽然他的技巧真的很好,可那也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啊。这可是乱仑呀!不,不可以…

“呵呵,妈,事到如今,你还要挣扎吗?嗯?呵呵,我偏不让你如愿,来吧,妈,让我来引领你到高.潮吧。呃啊——”宋睿哲下身的动作更加刁钻起来,每一下都插到林夏的最深处。

林夏已经无法思考了,她被这一连串的打激弄得傻掉了。在自己身上驰骋着的,是自己的儿子,儿子那粗大的茎正捅着她的荫道,而她,竟然舒服的马上就要高.潮了…

这是什么情况啊。如果是一场恶梦,那么,请快些醒来吧。

只是林夏失望了,宋睿哲可没打算放过她。他一直是个极其优秀的少年,他在学校里可谓是呼风唤雨,喜欢他的女生排成排,可也只有他自己知道,他的内心很变态,他一直想和妈妈做.嗳。其它女人或者女生都引不起他的兴趣。

“妈,妈…呃嗯嗯…哈啊…”“住,住手…呃啊啊啊啊…慢一点,慢一点…”林夏的眼角流出了泪。

宋睿哲大力的挺动着“妈,妈!我要到了,我要到了!你也一起,一起吧。呃啊…呃??!”宋睿哲扬起脖子,到达了顶峰。

与此同时“呃??!”林夏弓起了身子。双眼无神的盯着天花板,身体不住的震颤。

她竟然,竟然在儿子的愺干之下,高.潮了!她不要活了!

微信搜索公众号【佩西阅读2】回复数字【 03 】抢先免费看正版内容喔!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收藏 分享 邀请
上一篇:暂无

最新评论

返回顶部
手工加工无押金